木之玙

小白不太懂哈 家里有之前旅游景点买的一沓片 还有点自己买的 想问下有无不在意片好坏 可以互寄的人认识一下 写什么内容都行

我tm永远意难平

日常

看了一圈没人写同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说太老了

那我就来写出一个我心里 齐铭重生后
他和易遥的发展

私设 原著向

其实在这个故事里每个人都挺无辜的 他们没有人有错 没有人是生来就应该要承担这些的
可发生的事情摆在那 是无法逃避的 所以花时间去问为什么 为什么易遥会遭受这些 为什么齐铭要认识易遥并一起长大 为什么要有这种短信
其实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

齐铭对易遥的感情很深 他没有亲眼看到顾森湘的死亡 但他亲眼看到易遥在他面前摔得血肉模糊 视觉刺激再加上他上一秒刚说过的话算是易遥跳下来的直接导火索。
这些分秒在他面前发生过的事 跳楼 电话 又是易遥 给这个阳光里的少年的打击 绝对是深刻巨大强烈痛苦的 不然齐铭也不会自杀

没有人是完全纯净温暖的 小说里也细节描绘过齐铭的阴暗面 小时候的成长环境对人到底有多大的影响我也体会过

而易遥像是打开齐铭阴暗大门的钥匙
因为齐铭没有办法彻底抛弃易遥 没有办法去不管她
而小孩子的能力只是微末的
要想解决对大人来说只是矫情不重要的小事 对自己来说有着真实的巨大伤害的暴力事件
只能以暴制暴

易遥是漩涡中心 齐铭既然没法放开拉着她的那只手 那就势必会被拖下去
当然也连带着他另一只手拉着的顾家姐弟

就算没有唐小米没有短信 谁也保不齐易遥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出事 这世界就是这样了 而易遥是悲剧本身

所以 如果齐铭知道了易遥的结果 我觉得他会松开另一只手 把自己完全和易遥放在一起 然后用尽自己的全力把他们带向好的方向
虽然结果可能不会太好 但光亮和黑暗中和 就像黑咖啡加了糖 总会比原来甜一点

从我看匆匆那年到悲伤这样所谓的青春疼痛文学小说的时候
我总会更偏爱里面的男女主角在一起
比如方茴之于乔燃 易遥之于顾森西
不得不说他们在一起大部分的可能都是生活会过得相对安稳幸福一些
可我却一直都对跌宕的感情经历更有兴趣
不管他们中间发生过多少背叛 激烈 悲剧和无可奈何 伤人伤己的故事
我都更希望他们会在一起

用我很喜欢的那句歌词来说就是
越血流 心越酸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以上
我的碎碎念

尹老板个人向沙海剪辑
听风无涯

往事终于缭乱成繁花斑斓  望不穿他眼中流年荏苒

将回忆点燃  故事未完

链接在评论

因为想剪视频所以几乎把尹老板的戏份又全部重看了一遍
简直受到二次暴击 第一次看完以后很多没注意过的小细节通通浮上来
比如我发现有小姐姐戏份大部分时间她都一直盯着zrs看
图上是尹老板去找zrs和胖爷一起听磁带然后他俩对视了一会 小姐姐的眼神就是那种你为什么要欺骗我的满满委屈 心疼😔

【南山cp】 债(中)

这篇上下两章发展的过快 因为当时脑子里早早想好了结局 结果写出来上下跨度太大所以又加了个中章让它看起来完整连贯一些
大家还是按上中下的顺序看

一边写一边快被官博气哭T﹏T 我不管二响环绝对应该是尹家的 剧版zrs在我心里早就死了 新月饭店不需要男主人了有小姐姐就够了

确认过眼神 是快要被气死的人(ಥ_ಥ)

这章不打zrs tag了 生气

——————正文分割线——————

尹南风最近很苦恼,因为张日山这个老不死的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的原因。

他记忆停格,所以总是习惯性的把自己还当做当年那个十二三岁的尹南风看待。

前几日尹南风约着人谈生意,她一贯喜欢先把牌面摊开,再跟人谈条件,威逼加利诱的手段,表面上看着顺风顺水的,实则新月饭店不吃半点亏。

跟新月饭店做生意,可是连花儿爷都从未讨到好处。

张日山窝在角落里,有些新奇的瞧着这个得心应手的尹南风。他之前也想过,等小南风接管新月饭店以后会是个怎样的尹老板,沉稳的,势力的,无情的,耀眼的。哪样都不如眼前实实在在的人更生动。

送走了人,张日山眼角含笑的走到尹南风身边,大掌熟悉的摸上人顺滑的发顶,然后,顺毛似的揉了揉,还张口夸奖道“南风真棒。”

包括罗雀在内一楼大厅的四五个棍奴以及尹南风自己全部都愣住了,更别说新月饭店内那些耳朵极好的听奴们。

尹南风想起来,她小时候经常学习到很晚,她很用功,把好成绩拿给师傅和长辈们看。他们只会欣慰的笑笑接着叹出一声“好”,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只有张日山,他无事的时候会陪在她身边,所以他看得见当时小南风的辛苦,也会在每次她做的好的时候,摸摸她的头,说句南风真棒。

她那时也是真的很开心,可是,少年老成的尹南风,十五岁时就已经碍于面子,不再让张日山把她当小女孩似的哄着了。

现在,尹南风难得的感到面上的不自然,僵硬的转身,抬腿步伐越来越快的往前走去,好像张日山刚才的动作根本没发生,一路不停的跑回了自己的卧房。

张日山近来还会主动给尹南风做饭。

原本尹家老宅的饭桌上是不太会出现重口食物的,一是老宅多住着的都是尹家的长辈和小辈,年轻一辈的人们都在外谋商。二是尹南风作为未来尹家的继承人,养的必要高贵得体,体貌方面最起码也是要清新干净的。所以油腻荤腥不能沾,重口甜辣也不能沾。

可十几岁的女孩子,哪有几个真的能对口腹之欲毫不在意的。张日山再尊贵怎么说毕竟是尹家外人,所以不会上尹家餐桌,都是厨师做好送一份到他房里,可他从长沙出来,过于清淡的东西总不和胃口,便会时常下手自己做。

尹南风自那时起就偶尔背着家里人去张日山房里蹭饭吃。后来九门日渐凋零,尹南风也要尝试着接管新月饭店的大小生意,他俩便很少能在一起吃顿饭了。

所以今日张日山做的这顿饭菜,实则是两人隔了许多年后的第一次。尹南风尝了一口,火辣的味道从味蕾传到嗓子,她忙压了一口红酒,才堪堪把这嘴里火烧火燎的感觉压下去一点。

这些年里,尹南风早就吃不惯辣了。

“我要去古潼京了,权当你这几日还算乖巧听话的报酬。”
“尹老板怎么突然大方起来了,我先前十几年在新月饭店白吃白住的账还没算呢。现下还有报酬?”

尹南风没看他,只是唇角淡淡的带着丝笑意。
一时无话。

“不要去。我们现在不是生活的很好吗。”
“也好……也不好。”

尹南风苦笑
“你不知道这十几年你对我做过什么……”
张日山蹙眉
“很过分吗?”
“嗯”
她说嗯,可脸上都是淡漠的表情。她眼神透过张日山望向他的背后。仿佛在回忆什么。

尹南风带着声声慢和罗雀走了,张日山如果不找回记忆,那他们这十几年的相处,只会重蹈覆辙。踏上沙漠的时候,声声慢问她,如果结局并不好自己会不会后悔。

不会。

尹南风回答她。
张日山举手投足都会影响到尹南风情绪的这种日子,她再也不想过了。

求来的感情她不屑要。
宁可疼痛也要真实,这次她下了大赌注,身家性命,二十几年的感情,赌她和张日山的未来。

若是输了,她尹南风认命,心服口服。
绝不后悔。

越血流 心越酸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南山cp】 债(下)


太累了,情爱这种东西把我的骄傲自尊反复践踏,所以我干脆,弃了它。

张日山在尹南风外出的第十天里找回记忆,十几年的时光片段源源不断的闯进他脑海,春夏轮番交替,万千事物当中,都缺不了尹南风的身影。从少年老成到现在的淡然置之。

难得的心慌,他慌乱的破门而出去寻尹南风,他知道自己记忆的回归意味着什么。久不曾出现的恐惧心理一点一点的蔓延在张日山心头。

直到带伤的尹南风被声声慢搀扶着走进他的视线,对上那双毫无波澜眼眸的时候,张日山知道一切都完了。

他尽量压抑住自己隐忍不发的情绪,颤着声音问她
“你究竟…去做了些什么!”

张日山在古潼京里的时候误入了一处地图上并没有的房间,他走了进去,金灿灿的房间中央站在一位身披白袍的年轻人。佛爷当年倾其所有才修复了古潼京这个宏大的建筑,所以无论有什么不合常理的东西,张日山都不觉得奇怪。

年轻人告诉他,他可以满足人们的任何愿望,只不过要以同等的东西作为交换。
张日山为了掩埋佛爷在古潼京里剩下的最后几个秘密,用自己这十五年的记忆换了秘密永不得再现世的可能。

“我用我二十几年的爱慕之情换回了你的记忆。”
尹南风淡淡的回他,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
“我真没想到啊,张日山。我以为你是在地底下碰了什么邪祟才丧失了记忆,所以我带着人马去古潼京,想为你找回来。但其实一厢情愿的一直都是我,我最为珍贵的与你在一起的时光,你却毫不犹豫的转身就弃了。”
尹南风说起这些话的时候,失望 心痛的情绪一点也没有,平淡的仿佛满口诉说的都是他人的故事,语气里只单纯的觉得不值得。

“我曾经也想过,你不记得便不记得了,我往后会像先前几十年一样陪在你身边,也午夜梦回时小小的奢望过,你会不会突然注意了我对你的感情而回应我。……不过好在,我终究去了古潼京知晓了一切,我太累了,张日山,尹家的必修课里从来没交过我怎么去爱人,所以我处处碰壁,被你的不在意伤了心,反反复复的一而再再而三降低自己的高傲与自尊,只为了你能把目光多停留在我身上一会儿。”

尹南风厌恶极了这样的自己。

“所以我把我不再需要的东西也弃了,干干净净,这样多好,你做你的张会长我当我的尹老板,你再也伤不了我了。”

张日山看见尹南风语毕之后如释重负的笑了笑,抬步略过他,径直走了。

新月饭店高悬的明晃灯光刺的张日山眼眸生疼,他心里忽然开始翻江倒海的难过。
他活了这么长的年岁,又是自小看着尹南风长大,她的一个抬眸一声叹息,他都了解。怎么可能不知道小姑娘对着他日益盛满情愫的晃荡眼眸是什么意思。

张日山呼吸有些困难。
他从来都不是故意冷落她,只是觉得这漫长人生长河,爱慕并不是全部,有的感情会比这更长久。
可是,他没机会再告诉她了。

古潼京的白沙依旧危机四伏,被烈日灼烧到滚烫的沙子从铁皮缝隙中落到张日山的伤口上,钻心的疼。

他再次来到古潼京找寻那个可以满足任何愿望的房间,带着满心的愧疚和懊悔。可这次没有这么顺利,张日山几乎狼狈的绕完了大半个古潼京也再没看到那位白袍青年,身上满身的血污。他恍惚的觉得自己是不是一直都还在古潼京里,出去的一切,失忆,房间,都是他失血过多做的一场梦。

但摸了摸空空如也的手腕,他知道没可能。临行前,他把二响环留在了新月饭店。张日山脱力的靠在地上,他从未告诉尹南风,在他心里,他们是要陪伴着彼此长长久久走下去的人,任何人都比不过。长命的人最珍贵的便是记忆,要掩盖巨大的秘密必须要以最宝贵的东西来换。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用现在这十五年的记忆来换,说到底,是他不珍惜。

他以为这样的十五年,往后还会有许多机会。

眼皮越来越重,他终是后悔了。

南风啊,若我能活着出去,我倾尽所有必会换回你的爱情。那时,我必百般对你好,你怨过的,恨过的,受过的伤,对我,你自可以加倍奉还。

可倘若我不能活着出去……

你便彻彻底底的忘了我吧,想也不要想起来,你说的对,对我,不值得。

尹南风坐在张日山住过的客房里,他走了,只留下二响环,她戴上,这本就该是尹家的东西。

抬头望向梳妆台上的明镜,尹南风奇怪的发现,自己右眼下的泪痣颜色淡了。

她曾听张日山在她小时候说过,前世有着三生三世不顺情缘的人,才会在今生留下泪痣。

尹南风觉得挺好,如真像传说所言,那她坎坷的感情到现在也该走到了终点。

二响环随着尹南风走路的摆动,轻轻的一碰双响,声音清脆又好听。
张家人啊,是没有来世的。

【南山cp】 债(上)

前言
先说一下我自己心里的南山人设
尹南风因为是新月饭店的继承人出场和妆容端的又是一派冷淡从容操持大局,不会比九门任何一家差的设定。这样生在大家族的女孩我觉得应该从小就被当成继承人严苛的抚养长大,又因为是大家族所以可能也有想争夺继承权的,会是明争暗斗那样的环境,才造就了现在的尹老板,所以我文里的尹南风会偏淡漠,对世事不会轻易起波澜的那种。但是人都有柔软的一面,或大或小,张日山又是一直在新月饭店算是陪她长大,所以我认为尹南风的柔软会给张日山。
同理,张日山也是人,只不过冠了张姓长寿一点,他也不是完美无敌的,我文里的张日山就是实实在在的副官经历了一切以后变成了张日山,而不是剧里那种霸总人设。我认为长寿的人最在意的肯定是陪在自己身边时间最长的人,老一辈的人不提,看现在这一辈,尹南风是他从小看着甚至说可能是养大的,二十几年的时间宠和喜爱的感情绝对是有的,就算没有爱情她也是他生命里很重要的人。
我一直觉得南山之间是可以没有爱情的,但不可能没有爱,陪伴如果时间够长,那不管爱情存不存在这个人一定会在心里有位置,尹南风是不是一厢情愿全看张日山能不能把心里爱的情愫再发酵发酵了。

所以我把大家给我评论的梗融合了一下,写了个张日山从古潼京里出来失忆,记忆只到尹南风十几岁还未执掌新月饭店的时候,中间尹南风一直陪着他直到他找回记忆的文。
啰嗦结束 文笔一般 偏虐张日山 大家看的舒服就好


—————————正文分割线————————

副官生于白山,去一势为敬,名为日山。

张日山这个名字,从老九门到如今的九门协会,贯穿了百余年。中间出现过大大小小的问题,张会长都以他自己的手段摆平了,可眼下这种情况从未有过。

尹南风尖细的鞋跟踏在新月饭店的地板上,脚步略显凌乱,今早罗雀把人从古潼京带回来,却在复命时说话断断续续,好像在想该用什么样的话来解释,他最后说,张会长好像病了,从地底下出来后根本不认识他们这些人,他一开始想自己走,但在听到新月饭店的名号时就坚持一定要回来见到您。

尹南风停在客房门外,敲门的手顿住,想了想干脆一掌推开房门抬腿大步走了进去,看见张日山垂眸坐在床边,一副警戒的样子。

尹南风蹙眉扬声道“老不死的,你究竟怎么回事?”

张日山抬头瞧见那一身精致紧身黑裙的女人进了房间,胸口佩着金镶怀表末尾还垂着金丝穗儿,这饰物他认得,是尹南风出生时她母亲送给她的,她虽与她母亲不像平常人家母女的感情深厚,但为了留个念想,便会时常带在身上。

他接着细细打量这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是他记忆里尹南风的模样,但此刻她立在他面前这上位者的姿态与气质,是张日山完全没见过的。

还有眼角为她平添了几分妩媚的泪痣,这世上无第二人敢唤他的“老不死”。

这种种痕迹,终是让张日山现在舒了一口气。

“我听他们说,现在是戊戌年?”
张日山抬起眼睛与尹南风直勾勾的对视着,仿佛想要看出她眼里是不是有半点虚假。
“是。”
尹南风如实告诉他,慢慢走过去抬起右手轻柔的掩住他的视线,他目光里有一丝怀疑,尹南风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可不管发生什么,他们之间,从来就不该有怀疑,一点也不行。

“你到底怎么了?”
张日山忽然卸下周身所有的戒备,无可奈何的回答她。
“南风啊,我…得了失魂症。”

张日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的古潼京,反正等他醒过神来,自己已经被一群人带到地上,他努力回想,却发现自己的记忆好像出现了断层,怎么都连不上。

他看着面前注释着他的一群人,忽然想这是不是汪家的阴谋,他想离开他们,却听见为首叫他张会长的男人说自己是新月饭店的人,而且是被尹南风派来的。

张日山迟疑了半天最终还是跟着他们走了,古潼京里面神秘莫测,有很多只有佛爷才知道的秘密,自己如果真是中了什么不知名的东西…那…

他想,只要见到尹南风,便知道这一切是真是假。

到头来是真的,他真的失去了活在这人世当中十几年的记忆。
在张日山的脑海里,他到古潼京之前最后的画面。是他照常督促着尹南风看账,新月饭店家大业大的,又有旁支虎视眈眈,她虽自出生起就被家族定为继承人,可没有一天敢松懈下来,稍有偷懒,保不齐就会被取而代之。而尹家人为了培养一名合格的继承人,不仅把张日山这尊佛请在尹南风身边日夜督导,还刻意减少了尹南风与自家父母的相处,好让她心无旁骛的学习。

继承之路,向来不易。

张日山在她练笔的檀木桌旁找了把椅子坐着,手里捏了本书,北京奇怪的过了大寒之后还在下雪,窗外雪雨细细密密的落下来。张日山摸了摸尹南风案边的杯盏,凉了,顺手执起沸起的水壶给她添了热的。

脑子里模模糊糊的,只能记到这。

尹南风放开遮住他眼睛的手掌,缓缓往下,然后用力握住张日山的手腕。
被刘海挡住的眼神不知悲喜,只听她嗓音淡淡,
“没关系,你忘得这十几年都深深刻在我的脑子里。我有时也在想,为什么这段记忆我会记得尤为清楚,现在想来,许是老天未雨绸缪,连带着你的那一份也给了我。”

“不过……”话锋突然一转,尹南风开口,尽显商人本色,“一码归一码,你在我新月饭店白吃白住这么些年的账可不是你一句失忆就抵得了的,该记还得记着。不过等我老的时候,我可能也会记不住事,到那个时候,你这个老不死的也要像现在我对你这样好,可不准嫌我烦。”

张日山一时语塞,明明自己才是当下弱势的一方,怎么聊着聊着就聊出个账来。
“我怎么觉得,反倒是我吃亏呢。”

求推梗

突然百粉 下篇还是想写南山
所以根据惯例来问问南山女孩们有没有什么推荐的想看或者很喜欢的梗 我可以试着写一写
文笔一般 轻拍 笔芯